位置:茶陵新聞 > 茶陵新聞 > 正文 >

“攀親”中車三年只聞樓梯響

2019年10月23日 12:28來源:未知手機版

家居飾品代理,楊傳堂 楊傳升,嘗百草

跨越三個年頭,股價跌到了3塊多,傳說中的中車“豪門新娘”還沒娶進門,急壞了天橋起重的3萬股東。


從2017年底公告控股股東株洲國投擬與央企中車集團籌劃股權劃轉并涉及混改,到去年明確重組意向標的為中車時代電動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車電動)。三個年頭過去,天橋起重的央地重組依舊迷霧重重,處境尷尬。


隨著中車電動控股股東中車產投上月宣布將控股收購安凱客車,且中車產投自身近日亦正式掛牌混改,身處局中的天橋起重何去何從引發關注,市場呼喚“定心丸”。


迷局:投資者問個不休


“中車產投已經掛牌混改,和公司到底有沒有關系?如果沒關系,為何以前多次公告混改情況?如果有關系,為何不及時公告?是否信批違規?”


“中車產投控股對公司重組有重大影響的安凱客車,為何公司沒見公告?”


“中車集團與株洲市政府簽訂了重組框架協議,聯合召開了2次央地重組會議,方案內容是中車產投控股天橋起重,中車電動借殼天橋起重上市。現在怎么說變就變?”


天橋起重的投資者在互動平臺上問個不休的背后,是對公司重組進展緩慢和信息披露的不滿。


2017年12月開始,天橋起重公告,控股股東株洲國投啟動與中車集團之間的股權劃轉并涉及混改。


2018年3月,明確株洲國投將與中車集團開展資本緊密合作,共同發展株洲新能源汽車產業。5個月后,中車集團整合新能源客車業務、中車產投實施混改、天橋起重進行重大資產重組等工作計劃安排出爐。


此后,中車集團和株洲市政府領導牽頭成立央地重組聯合領導小組,中車產投胡洋和株洲國投李葵兩位董事長則牽頭成立聯合工作組。


中車集團整合資源,在去年底將浙江電車劃至中車電動,繼而將中車電動控股權劃至中車產投。至此,中車電動借殼天橋起重組上市路線清晰呈現,今年3月,中介機構正式進場。


但中介進場7個月,投資者再未能從上市公司獲取更多實質進展,約定的聯合工作組每兩個月一次的工作會議也無后續消息。


與此同時,中車產投在今年9月宣布計劃受讓安凱客車控股權。國慶節后,中車產投正式在北京交易所掛牌,計劃出讓至多45%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


這令天橋起重的投資者更加關心重組是否生變,而公司對投資者有關重組的提問,多以“已向大股東報告但未收到書面告知函”、“建議致電市長熱線咨詢”等復之。


財聯社記者問及重組進展,天橋起重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司都是根據控股股東的通知按規定進行披露。


生變:電動汽車或不再注入


連日來,記者經多方接觸天橋起重、中車電動、株洲國投以及株洲資本圈內人士,力圖還原天橋起重與中車央地重組的“戀愛”全景。


“這宗交易的初衷,就是株洲方面拿一個上市公司的殼作為聘禮,來換取中車集團一塊產業嫁到當地發展壯大。”一位株洲當地資本市場人士說。


湖南株洲,一個“火車拉來的城市”,京廣線和浙贛線在此相交,城市依托鐵路樞紐而壯大,產業結構中軌道交通更是頭號王牌。中車株機、中車株所等鐵路行業多家整機及關鍵系統龍頭企業落戶在株洲,我國第一臺干線電力機車、第一輛城市輕軌車均由株洲制造。


在高鐵時代其樞紐功能被長沙取代后,株洲重點發展軌道交通裝備制造業,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千億產業目標和“動力谷”概念。依托中車集團在株產業,壯大城市經濟的思考中,株洲國資掌控的天橋起重由此納入視線。


依據天橋起重此前公告,在今年3月,中車集團將對中車電動增資10億元,并把控股權劃轉給中車產投。與此同時,株洲國投亦會同步投資16億元入股中車產投,持有后者10%的股份而成為其戰略股東。但這一計劃目前并未如期實行。


這一交易的本質,就是株洲國投讓出控股權和殼資源,中車電動借殼天橋起重上市。株洲方面“不求所有,但求所在”,得到的好處是中車集團將優質產業放在株洲發展壯大,株洲國投成為中車產投戰略股東,央地雙方資本紐帶更趨緊密。

本文地址:http://www.jjetgj.live/chalingxinwen/181405.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辽宁11选五走势图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