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茶陵新聞 > 茶陵娛樂 > 正文 >

對當下通識教育的幾點思考

2019年10月22日 12:25來源:未知手機版

中秋節的日志,佳能70d和尼康d7100,今天是母親節嗎

通識教育是相對于專業教育而言的,不同于專業教育培養某一領域的專門人才,通識教育致力于培養健全人格的人。具有這種健全人格的人,有著深厚人文底蘊和開闊的社會視野、善于自省和批判性的思考,能以充分的價值反思安排自己的人生方案,積極參與和推動公共生活的改善。也就是說,通識教育培養的不是工具性人才,是通過對價值理性的激活培養整全的人,一言以蔽之,通識教育關注的是“成人”,而非“成才”。

通識教育這一提法雖然是晚近之事,但其卻有悠久的傳統。柏拉圖說教育乃是使人心靈轉向,他把培養理性的有責任心的公民視為教育的職責,他說的教育,指的就是通識教育。當亞里士多德認為自由民必須具有政治和經濟上的自由,以及足夠的閑暇時間,以便從事心靈的沉思時,他是在談通識教育的條件。當孔子說“興于詩、立于禮、成于樂”時,他所理解的教育也是通識意義上的。縱觀教育的歷史,先有通識教育,而后隨著科學技術和工業的發展,人類分工更加細化,專業教育開始蔚為大觀。隨著教育外在事功越來越被看重,專業教育幾成大學教育的主流,以至于一提到大學,首先想到的就是專業教育,“人才培養”取代了“人的教化”,通識教育退居邊緣,當通識教育一再被強調其重要,實際上恰恰說明了它在實際中的衰微。

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并不是兩種平行的教育之關系。“通識教育在于立人,專業教育在于授業。”此語甚確。專業教育也不能說完全不關注立人,但它的主要使命不是立人,因為它畢竟局限于專業,它是以社會分工為前提進行的,培養醫療、農學、法律、會計、建筑、營銷等等方面的專業技術人員。專業教育需以立人為目標的通識教育為基,方能避免給人發展帶來偏狹。不幸的是在現實中,有限的通識教育課程,往往成為專業教育的點綴。專業教育中的課程絕大部分都是圍繞專業培養之需設置,而大學低年級的公共課中,軍事理論、計算機、英語、思政占據了大量學時,這些課程并非圍繞整全人格的培養而設,很難說它們是真正意義上的通識教育課程。

無論古今中西,人都需要健全人格的發展,盡管這種發展的內容有其歷史性、時代性和社會性。現代社會格外需要強調健全人格,因為現代社會分工嚴密、規制細致,與這種分工相適應,大學里專業分立,文史哲這些傳統人文學科之間都壁壘森嚴,學科知識被嚴重割裂。大學所培養的人走出校門,旋即進入專業的方寸天地,這樣的人很容易缺少看待自身和外部世界的整全眼光。有一技之長而少公共關懷,有一己之私而難價值甄辨,在處理物我、群己、家國等方面的復雜關系時,難免陷入短視、狹隘、畏葸、貪婪之中,成為錢理群先生所說的“精致利己主義者”。他們在面臨選擇時也缺少基于事物內在價值的深思熟慮的理智判斷,容易盲從他人或者就犯于欲望,患得患失或陷入迷失。很難指望這樣人推動人類和國家向好的方向發展。在現代社會,科學技術帶來信息獲取方式的變革,使社會發生前所位于的巨變,各種思潮盛行,各種價值觀念紛紛登場,只有具備深刻反思意識和價值敏感的人,才能不被信息浪潮吞噬,對瞬息萬變的事物保持一份靜觀,在面臨各種困境和人生關口時做出正確的抉擇,從而把握好自己僅有的一生。

在流變消逝的時間中,通識教育就像一條隱秘的通道,把人類的當下和過去連起來,幫助學生走出原子主義的存在方式,讓我們在具有歷史感的連續性中,窺見人類過去生存的經驗與困惑,從而獲得價值的啟明。真正的通識教育應該是師生之間、生生之間圍繞著價值問題的精神相遇,就像無形精神教會一樣,人們因為獲得價值自覺而看清自己的方向,在紛繁世界中充滿信念和定力,追尋意義,呵護易碎的文明,努力推動人類向善前行。也正因為此,哈佛大學校長科南特說,“通識教育問題的核心在于自由傳統和人文傳統的傳遞。無論是單純的信息獲取,還是具體的技能和才干的發展,都不能給予我們維持文明社會所必需的廣泛的思想基礎。”曾任耶魯大學校長20年之久的理查德·萊文也曾說過:“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時,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

本文地址:http://www.jjetgj.live/chalingyule/181141.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今日熱點資訊
辽宁11选五走势图跨